互聯網,為公益打開一扇窗

2019年12月25日16:2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焱 楊雪丹

公益,從高處看是文明的根基,俯下身看是每個人內心善良的底色。

從《史記》載陶朱公“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與貧交疏昆弟”,到互聯網時代,大家在手機上點擊、移動支付便能完成對需要幫助人的救助,悲憫這一人類天賦本性的反映在歷史演進中綿延。

從封閉到透明:互聯網公益進入“全民參與”時代

最近,北京的李女士收到了水滴籌發來的年度捐款總結報告。一年來她共在平臺捐款2320元,捐款項目各有不同卻不乏共性——“他才6歲,不幸身患右側頂枕交界處腫瘤,救救我的孩子”“清華女博士為父親籌款,結腸癌請不要帶走父親”“女兒才一歲,剛駐足這個世界,不想失去她”等等。做了母親的她總是容易為世間親情與別離所感動,“眼窩淺,看到朋友圈發的需要捐助的項目我就想捐,也算是為孩子積?!?。而姚女士選擇的捐款平臺更多集中于騰訊公益,“敦煌供養人”“小朋友畫廊”“遲到的婚紗照”“關懷深山獨居老人”“共產黨員一元捐”等項目中都有她的駐足,“這些項目不限于個人傷病家庭的不幸,而是將眼光放得更寬更遠,甚至看到一些項目介紹后,我才想起原來有那么多特殊的群體也需要關愛”。

正是有千千萬萬個普通人的參與,互聯網公益近年呈現出噴薄發展的態勢。來自民政部的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11家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臺為全國992家公募慈善組織發布募捐信息超過1.1萬條,35.7億人次網民關注和參與,在線籌款總額超過9.8億元,其中騰訊公益籌款4.15億元、螞蟻金服籌款3.2億元、淘寶公益籌款1.67億元,同比2017年上半年增長30%。而在騰訊公益平臺實時跳動的數字顯示,截止到發稿時已有超過2億次愛心捐助,捐款總額達到50億元,51502個項目獲得了幫助。

“社會的痛點就是公益的起點?!彬v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發起人陳一丹如此表述。時光回溯到11年前,業內一般認為,2008年汶川大地震是互聯網公益的一次里程碑事件。汶川救災期間,通過門戶網站、論壇、微博、QQ群等互聯網渠道,賑災捐款、網絡尋人、哀悼祈福等活動凝聚起了救援的強大合力,而隨著各類公益基金會迅速通過互聯網公益平臺開通募捐通道,一個全國人民向災區奉獻愛心的重要通道開辟完成。

2014年的冰桶挑戰更是將互聯網公益推向了另一個發展階段?;顒拥膮⑴c者需要把一桶冰水從頭澆下,并拍攝視頻上傳到社交網絡,同時也可以向三位好友發起同樣的挑戰,如果對方不接受,則需要在24小時內向美國ALS(肌肉萎縮性側面硬化病,俗稱漸凍人)公益協會捐款。由于獨特的趣味性、創新性,這場活動迅速從美國蔓延至中國,漸凍人這一罕見病癥逐漸為大家所了解,募集到的善款是往年的數倍,這是互聯網融入傳統慈善的一次成功嘗試。

互聯網快速、高效、公開和透明的特性,使其與公益一接觸便顯示出強大的威力——有價值的公益慈善項目借助網絡平臺直接訴諸大眾,大大提升了信息流轉速度,縮短了傳播鏈條,打穿了社交圈層;而借助網絡支付特別是移動支付的普及,讓互聯網公益不再僅僅停留于信息傳播的環節,而是深入到了捐贈環節。

以前,很多人覺得站在舞臺上舉著巨大支票的善行才是公益,而今天,當我們瀏覽朋友圈、使用微博等社交媒體的時候,可以很方便地瀏覽身邊的募捐活動信息,利用碎片時間與小額捐贈輕松實現“想捐就捐”的目的。

拆除時空壁壘的互聯網為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加入了催化劑。

從感性到理性:互聯網公益成為生活方式

每天晚上,在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后,石輝就會向微信好友發送信息:求步數。他隨即向朋友們發送一個名為“一起捐步做公益”的鏈接。

這幾乎成為他幾個月來的必修課,公司伙伴、客戶、朋友、家屬組成了臨時的戰隊,將自己每天行走的步數捐出,支持由中國扶貧基金會發起的愛心包裹項目?!斑@樣的活動增加了團隊凝聚力,還客觀上倡導了健康的生活方式,我們支持這樣的公益項目。截至目前,我已經籌集了15億步,還是很有成就感的?!?/p>

讓石輝充滿斗志的這個項目,參與者捐出步數,參與企業根據相應的配比捐出善款幫助特定人群,這樣雙向的交互與互動,營造出一種每個人身體力行、置身其中的參與感和新鮮感。僅2018年就有7.8億人次通過這個項目捐出11.7萬億步,有2000家企業配出資金3.65億元。

資深公益人張文喆對此表示了肯定:“互聯網公開募捐平臺的出現與快速發展,在為非營利組織拓寬籌款渠道的同時,也為公眾參與公益捐贈降低了門檻。最為突出的是很多公開募款平臺打破了以往單一先進捐贈的公益參與方式,不斷推陳出新,諸如捐步數支持公益、螞蟻森林收能量種樹等,這種具有趣味性、參與性和社交性的公益參與方式擴大了參與和傳播公益的群體,也因此進一步提高了公益項目的傳播力、引導力和影響力?!?/p>

采訪中,一些愛心人士提及了“小朋友畫廊”互聯網公益項目。36幅自閉癥患者的畫作配上作者親自錄制的感謝視頻,點擊屏幕中的“一元購畫”就可以獲得畫作的高清數字版。全新的公益模式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大家紛紛在朋友圈轉發,短短1天之內,就有580萬人次參加,1500萬元的籌款目標輕松實現,而在這背后不僅僅是悲憫。發起人在復盤項目時曾表示:“我們展示給公眾的不是苦難,而是孩子們的生命和活力,他們用藝術表達自己。這是公眾自身認知的提升,幫助別人有很多途徑,通過擴散讓更多人知道并接納這個群體,也是一種公益參與?!?/p>

互聯網公益的形式與內容不斷變化著。過去,人們關注苦難,而現在大家更關注苦難背后的樂觀與堅強?!盎ヂ摼W使得公益行業的邊界被打開了,變得豐富多彩?!北本┐髮W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師曾志進一步表示:“公益傳播很大程度上是一種生命傳播,不僅僅是為了幫助別人,更重要的是幫助自己,當自己能夠理解更多事情的時候,生命就得到了很大的提升?!?/p>

從無序到有序:互聯網公益要行穩致遠

互聯網給公益打開了一扇窗,其中難免有蕪雜的聲音。

一些家庭經濟情況尚可的求助者隱瞞房產、存款,一味將悲慘曬于公眾面前引發了不信任,平臺把關、資金使用透明度也受到了公眾質疑。中國互聯網公益規??焖贁U大的同時,公益生態的成熟度與專業度、公益項目的信息失真或夸大、低效執行與反饋等問題,是相關監管部門、行業從業者和公眾都需要思考的。

2016年3月16日,我國首部慈善法正式通過,網絡募捐有了一定的法律依據,在慈善信托體系確立、互聯網平臺規范發展、公開透明等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一些監管細則有待進一步落實與完善。

2018年10月19日上午,愛心籌、輕松籌和水滴籌等聯合發布《個人大病求助互聯網服務平臺自律倡議書》和《個人大病求助互聯網服務平臺自律公約》,其中明確,個人在網絡平臺申請大病救助時,原則上單次求助金額不得超過人民幣50萬元。求助人對個人及家庭經濟狀況要真實、全面、客觀進行說明,包括工資收入、房產、車輛、金融資產、醫療保險等信息。

在最近舉行的中國互聯網公益峰會上,陳一丹則提出了理性公益的概念:“如果說過去互聯網公益成功激發了大家的激情,那么下一個十年,我們需要思考如何讓用戶的一時感動升華為持續的‘理性公益’習慣?!迸囵B公眾在捐款時多想一秒的習慣,用更慎重而有力的決策參與到每一次的捐助行動中。同時,公益組織要加強對公益項目的審核,建立起扎實的信任與口碑,讓每個用戶能夠真切感知到善款被最大化利用。

自律、監管、提高公眾意識,唯有如此,互聯網公益方能行穩致遠。



(責編:徐玉涵、邱王紫藤)

女子露出两个奶头给男子吃㊣女闺蜜露出奶头让我吃奶㊣欧美人与动xxxxz0oz㊣末成年女av片一区二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